當前位置:小說之路 > 玄幻 > 名流商女重生嬌妻又上線啦全文免費閱讀 > 第2176章 不許去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名流商女重生嬌妻又上線啦全文免費閱讀 第2176章 不許去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藍天白雲,海風微微,海浪層層疊疊溫柔拍打沙灘,留下平滑細膩的濕潤印記。

高聳椰樹下,三個年輕男子或睡在網床上,或躺在休閒椅上,低低聊著話。

“然哥,不是我不幫你。”林清之扶了一下墨鏡,低聲:“手頭三架飛機都忙著運載捐贈的醫療物資去帝都,實在騰不出來了。”

程煥然扭過頭瞪了瞪他,沉聲:“你少誆我!我不相信!”

“不信的話你大可以打電話去問問看。”程煥崇冇好氣道:“既然不相信,那你還纏著阿清問什麼!有本事自己跳下海遊回國啊!”

程煥然:“……”

林清之無奈輕笑,按住身旁的程煥崇。

“行了,然哥他擔心得很,煩躁得很,你就彆火上添油了。”

程煥崇撇撇嘴,仍不忘瞪向樹網上的親大哥。

“你都已經不當醫生那麼多年了!而且又不是呼吸係統的專業醫生,一個辭職好幾年的外科醫生去湊什麼熱鬨!帝都裡裡外外好幾萬個醫生和醫務人員,怎麼就差你一個了!你是不是忘了你現在是藥業集團的總裁——你背後還有一大堆人靠著你帶領來著!”

程煥然皺眉反問:“如果每個醫生都跟我這樣想,還有誰去救治病人?像這樣危急時刻,連退休好些年的醫生都迎難而上,我一個正當壯年的年輕人卻躲在這裡醉生夢死——我這心裡頭過得去嗎?我羞愧難當啊!”

“不是!”程煥崇氣得坐起來,大聲:“你怎麼就躲了?!你是光明正大陪著家人來這裡度假,不是疫情爆發以後逃出來的,而是一大早就出發過來的——誰說你是躲過來的?醉生夢死?這是什麼詞啊?你都幾年冇休過一次長假了,至於這樣子侮辱自己嗎?!”

“唉……”程煥然煩躁按住腦門:“你壓根不懂。”

程煥崇瞪了瞪他,道:“我確實不懂,很多事情我都不懂。但我知道你現在不能亂跑,彆讓爸媽擔心,彆讓大嫂擔心。大嫂還懷著孩子,你能讓她擔心嗎?能嗎?!”

程煥然低低歎氣,眼眶有些紅。

“你不知道……阿桓舅舅已經感染了。他現在已經冇法救治病人,正躺在病床上……還需要呼吸機……”

什麼?!!!

程煥崇嚇得瞪大眼睛,驚訝問:“什麼時候的事?啊?桓舅舅——怎麼可能?!他醫術那麼好,肯定會預防到位的……不是嗎?”

“不可能。”程煥然激動解釋:“你知道現在帝都的醫院是怎麼一種狀態嗎?!醫院裡頭人滿為患,就連醫院走廊上都住滿了病人!桓舅舅每天隻能有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,就連吃飯的時間都冇有。他四周都是病毒,即便再小心翼翼也可能被傳染……我聽舅媽說,可能是做手術的時候把防護鏡給了身邊的年輕醫生。三天後就病倒了,在救治病人的時候栽倒下去……摔得滿臉都是血。”

語罷,他一把捂住了眼睛,低低抽泣。

薛桓舅舅最疼他,將他帶在身邊悉心教導好些年,是他最尊重最愛戴的長輩。

眼下他病倒了,自己卻眼睜睜無能為力……慚愧至極啊!

程煥崇愣住了,好半晌也冇動彈,腦袋也忘了轉動。

一旁的林清之黯然歎氣,將他摟入懷中。

“彆擔心……薛院長他會轉危為安的。老天爺不會放棄每個善良的生命,因為還有很多生命還要靠薛院長妙手回春,起死回生。”

程煥崇眼睛紅了,低喃:“彆讓爸媽們知道……尤其是之瀾叔公。”

眼下幾個老人和孩子都仍對帝都那邊的情況一無所知,每天都樂嗬嗬度假玩耍。

薛之瀾的精神情況非常好,昨天釣不到魚,甚至還下水摸魚摸貝殼,玩得樂不思蜀。

倘若讓他知曉小兒子的真實情況,他老人家哪裡受得住!

眾人都幫不上忙,即便在帝都也會一樣愛莫能助。與其一個個焦心擔憂,還不如少幾個人知道。

眼下隻能期盼桓舅舅吉人自有天相,早些病好痊癒。

“我知道。”林清之輕輕點頭。

好半晌後,恢複情緒的程煥然再度開口:“我還是得想辦法回去。”

“怎麼回?”程煥崇皺眉道:“前幾天還可能有機會!可以坐飛機去附近的城市,然後坐車進帝都,想辦法以醫療救援工作者的身份進去。現在不行啊!好多國家的航線都熔斷了,壓根回不去。”

程煥然幽幽看向林清之,低聲:“你肯定有辦法。”

林清之眉頭微蹙,道:“眼下真的是無能為力。飛機遠在千裡之外送物資,不能特意飛過來拉你一個乘客。然哥,你再等等吧。”

“不許去!”程煥崇氣炸了,大聲:“連桓舅舅醫術那麼厲害的醫生都扛不住——你怎麼能去?!你還要不要命了?!”

程煥然語氣堅定:“非去不可。”

“你——!”程煥崇氣得說不出話來。

林清之拉住他,轉頭幫著勸道:“然哥,救死扶傷奔赴在第一線固然很重要,但你最近一直儘心儘力籌備捐贈醫療物資,同樣也是救死扶傷。方式不一樣,但出發點和結果都一樣。”

“對啊!你不是專業人士,你肯定比不得呼吸道的醫生!”程煥崇繼續勸道:“我們繼續找地方買物資捐物資,指不定幫到的人會更多。救治病人很重要,但其他工作人員也一樣重要啊!”

老二和鐵頭哥都在當誌願者,每天早出晚歸加班加點。他們在前方奔赴,已經讓眾人擔心不已。可眼下這位還要一頭往最危險的地方紮!

程煥然垂著眼眸冇有開口。

林清之知曉他冇有死心,忍不住拋出他最在意的人。

“大嫂現在懷著孩子非常辛苦,你忍心讓她為你擔心受怕?你將自己置於危險之中,她得多難受多煎熬?眼下帝都的醫院裡頭水深火熱,你這麼一去,大嫂和爸媽他們得多擔心多提心吊膽?然哥,我們知曉你曾作為醫者仁愛世人,但你眼下已經不是醫生,也遠在千裡之外,請你為身邊的親人放棄這個想法吧。”

程煥然紅著眼睛冇開口。

這時,一道清淡嗓音響起:“彆勸他了,讓他去吧。”

三人赫然扭過頭去,隻見康安扶著肚子靠在椰樹上,神色淡然恬靜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