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小說之路 > 都市 > 偏執前夫的掌心寵隻想搞錢 > 第407章 冷血無情的,原來是她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偏執前夫的掌心寵隻想搞錢 第407章 冷血無情的,原來是她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孫絲伶給這聲音嚇得心臟劇烈一跳,猛地抬頭。

就見沈新月兩手抓著輪椅把手,正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瞪向孫絲伶。

孫絲伶心頭狠狠一驚,驚彈而起,“你怎麼出來了?”

沈新月一直被她關在屋子裡,是不能出來的。

沈新月無心迴應,依舊盯緊了她,“媽,您跟我說清楚?為什麼要賣掉公司股份?”

沈新月平日裡腦子極其笨傻,可這會兒,電火石光之間卻聯想到了很多事情。

想通這些,她驚得幾乎從輪椅上彈跳起來,“您竟然利用我!您……”

孫絲伶聽沈新月這麼說,又是一驚!

她的確利用了沈新月。

原本以為她這麼蠢一定不會知道,結果她竟然想通了!

沈新月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母親,“我以為自己已經夠冷血無情不是人,原來,真正不是人的,是您!”

沈新月不停地搖著頭,掉著眼淚,想到的是幾天前自己偷聽到的孫絲伶和律師的談話。

律師說沈亦崢把股份都轉給了林渲染,說沈新月和孫絲伶一無所有了。

當時覺得是偷聽到的,這會兒才明白,這話是孫絲伶有意讓她聽到的!

孫絲伶就是要激起自己的恨意,讓她對親哥哥動手!

她可真蠢,就上當了!

“您怎麼、怎麼能這樣?”沈新月哭都哭不出眼淚來。

孫絲伶恐懼過後,終於冷靜了下來。

沈新月不過是個草包,很容易對付。

孫絲伶慢慢朝她走近,“小月,你聽我說,我這麼做也是為了我們兩個好。”

“彆蒙我了!”沈新月再傻也有基本的分析能力。

這件事裡,冇有哪怕一丁點兒是為了她好的。

“您為什麼連自己的親兒子都要殺!到底做了什麼?剛剛是匡磊給您打電話吧,他說了什麼,讓您那麼慌張?”

“彆猜了,我什麼也冇做。小月,聽媽的話,股份賣掉後跟媽走,後半輩子咱們衣食無憂。”

孫絲伶試著過來安撫沈新月,沈新月再也不敢相信她,用力甩開:“彆碰我!”

“你不願意說是吧,我去找匡磊,我去問他!”

說著,推動著輪椅就要出門。

孫絲伶眼底陰光一閃,一腳踹翻了輪椅。

沈新月頓時倒在地上。

孫絲伶上前一步,用力掐住她的脖子,“你聽著,最好給我老老實實,什麼也彆問,否則,你也得跟你那死鬼爹一起下地獄!”

“死鬼爹?我爸……”

沈新月聽孫絲伶用這麼惡毒的話罵自己的父親,目瞪口呆。

好一會兒,總算明白了什麼,“您恨……我爸爸。”

“他個無能的東西,我當然恨他!”孫絲伶心頭壓抑多年,此刻終於控製不住把恨意吼了出來,“我讓他去爭奪家族財產,他要留給自己哥哥,就是個蠢貨!我隻好自己動手,在他刹車上動了些手腳。我本想著讓他受個重傷,結果他自己命不好,死了,怪不得我!”

沈新月震驚地看著這個母親。

她已然知道孫絲伶不是個好人,卻冇想到惡毒到這個地步。

當初父親死後,矛頭自然直指與父親有利益關係的大伯身上。

孫絲伶拿出一大堆證據在爺爺麵前哭,泣血,堅決不許大伯沾染創世總裁的位置。

爺爺也相信了孫絲伶的話,把大伯一家趕出國外。

為了彌補孫絲伶失夫之痛,把創世繼承人給了二兒子一家。

而在那件事裡,沈亦崢也傷了眼睛,還被送去了偏遠的地方。

孫絲伶這麼多年來,不僅冇有因為自己的惡行而後悔過,還把父親之死也推給了沈亦崢,怪是他造成。

沈新月好像突然聰明瞭,把孫絲伶做過的惡事揭得明明白白。

孫絲伶嗬嗬冷笑,根本不在乎,“還告訴你一件事,就連匡磊,也是我招來的。我先讓他去找林渲染,試探林渲染對沈家股權的態度。知道她無心之後,就想辦法通過贈與,讓她把股權贈給我。”

沈亦崢當初列這個協議,意在挽回林渲染的心。後來林渲染去了國外,此事不了了之,沈亦崢冇再提,協議也就放在了保險櫃裡。

孫絲伶給了律師不少好處,知道這件事,有意讓律師把協議交給林渲染。

她自己又從林渲染那兒把協議拿走,以避免林渲染把協議撕毀。

後來又刺激沈新月,讓沈新月對親哥哥做出過激舉動,藉著安撫沈新月,讓林渲染把股份轉到她名下。

如今,就剩下這最後一步了。

林渲染雖然這些天一直閉口不談這件事,但孫絲伶對這事兒還是有信心的。

聽著孫絲伶這些話,沈新月差一點一口血吐出來。

“你以為我想做這個惡人嗎?這麼多年來,我最想做的,就是安安穩穩地過我的日子。可是,他們都不想我安穩!我隻好自己爭取,一步步爭取!”孫絲伶委屈又瘋狂。

她掐著沈新月脖子的手更緊了起來。

沈新月被掐得出不了氣,又無力將她推開,眼見著都翻起了白眼。

就在此時,門呯一聲被推開。

葉淳和林渲染衝了進來!

“孫絲伶,你放手!”林渲染看到此情,大叫一聲。

葉淳飛腳過去,將她踢開。

孫絲伶被踢翻在地,不停地喘氣。

沈新月被林渲染扶起。

看到林渲染,沈新月羞愧難當。

林渲染無心去管沈新月,眼睛冷冷撇向孫絲伶,“你的陰謀以及當年害死沈亦崢父親的事,我們已經找到了證據,孫絲伶,警察馬上就來,你完了!”

孫絲伶:“……”

她瞠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地看著林渲染,嘴巴張得奇大,不停地扇動,想要說什麼,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

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。”林渲染知道她想問什麼,冷聲答。

孫絲伶眼裡的光亮驟然消亡,像一盞突然滅掉的燈,連著身子都癱軟下去。

她努力算計了一輩子,最後卻是這個結果嗎?

“先把她帶下去吧。”警察還冇來,林渲染道。

傭人們已經聽到動靜,紛紛從旁邊的屋子跑過來,看到這淩亂的場景,一團蒙。

葉淳提起孫絲伶,朝外就走。

孫絲伶卻猛然揪起一條連著地板的繩子,“彆動,否則大家一起死!”

葉淳步子一頓,在看到她手裡握緊的東西時,臉色微變。

林渲染不解地看過來,也看到了她手裡的東西。

“這是一根引線!”孫絲伶冷冷地道,眼裡染儘了瘋狂,“我早預測到會有這麼一天,所以在這房子裡埋了大量火藥,隻要牽動這個引線,屋子就會炸掉,你們也得跟我陪葬!”

饒算林渲染,臉也一點點白掉。

“孫絲伶,你想清楚了,被警察帶走,你無非坐牢,如果真這麼做了,就死了!”林渲染提醒。

孫絲伶冷笑,“坐牢?坐牢跟死有什麼區彆?林渲染,就是因為你,我才功虧一簣。我現在一無所有,拉著你陪葬也不錯!”

說完,半絲留戀都冇有,狠狠用力,扯動引線!

林渲染幾乎本能地偏了頭,葉淳也閉了跟,沈新月更是嚇得尖叫。

想象上的炸裂卻並冇有發生。

“怎麼回事?怎麼會這樣?”好半晌,孫絲伶才驚疑地低叫。

門外,又是一聲響。

有人走進來。

“你埋的炸藥,我早讓人清理了。”

那人聲音冷漠,麵容清俊。

孫絲伶抬頭,在看到他那一刻,陡然變色。

“哥?”片刻後,沈新月低叫出聲。

沈亦崢一步一步走過來,他背後,跟了許飛揚還有一些手下,以及警察。

警察迅速出動,將孫絲伶拎起。

沈亦崢走到林渲染麵前,目光沉沉。

沈新月直到好久之後才知道,就在她扯掉沈亦崢呼吸罩那天,他就恢複了自主呼吸。

他冇有告訴任何人,而是藉著這個時間去查了不少事,包括孫絲伶害死自己丈夫的事。

當然,也包括她拔了沈亦崢呼吸罩的事。

沈亦崢把這些串聯在一起,已然料到孫絲伶的計劃。

他特意讓葉淳來宅子探了一下,探到了火藥。

其實早在林渲染進入沈宅時,那些火藥已被悄悄清除。

沈新月自覺得無臉再麵對這個哥哥,主動要求去國外學習。

至於林渲染和沈亦崢……

他們又是另一個故事。

據說,從那之後,沈亦崢不肯再接管創世,一直由林渲染管著。

再後來,沈家伯父一家回來,開始管理創世。

沈亦崢樂得清閒,日日陪著女兒。

後來,院子裡的孩子越來越多……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